哭七关:哭丧下灵走七关

好久没写白活儿了,今天咱们讲讲哭七关。

哭七关,是我们山东地区的丧葬旧俗,传言人死之后要过七关才能到达阴间,这七关分别是:望乡关、恶鬼关、金鸡关、恶狗关、阎王关、衙差关和黄泉关。

哭七关最早由山东传入整个北方地区,受影响最深的应该是豫皖两地,但时至今日估计也只有东北那嘎达还保留这个习俗,就连发源地山东现在也是越来越少见了。

谈到哭七关就不得不讲哭丧人,哭丧人在哭七关这一流程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你们以为哭七关都是谁哭?

大部分都是专业的哭丧人哭。

先别急着跟我抬杠,哭七关不是简简单单的哭就行,不仅要哭还要会唱,一哭一唱最少个把小时,而我们平常人,别说唱了,就让你哭一小时你能遭得住?

而且哭也不是单纯的哭就行,要会哭,哭的时候要知道抑扬顿挫,心里要明白什么时候小哭什么时候大哭什么时候痛哭,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哭丧是一门技术活,哭丧人他们是靠技术吃饭的,哭就是他们的技术,本事高的哭丧人一嗓子出来你眼泪立马就能掉下去,这是功夫。

专业的哭丧人基本都是师门出来的,没有师门你接不到活儿,就你一个人谁会找你哭丧,所以哭丧人普遍都有自己的团队,这个团队在当年就叫做师门。

哭丧人也不是谁都能做的,要看天赋,肺活量大嗓门亮这就是哭丧人的天赋。

在我外公年轻那会儿,哭丧人还是不少的,经常在白活儿上跟他们合作,双方交好,一方接到活儿如果事主有另一方面的需要就把对方介绍过来。

近几年哭丧人几乎是见不到了,在这个全民科学的现代,有些东西被认为是糟粕慢慢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也不知道三年还是五年,知宾走客这一行当也将沦为历史,在若干年后和山精野怪混为一谈,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尽管不愿看到,可时代发展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也是切切实实的,废话那么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原谅我年龄一大就容易伤春悲秋。

书归正题。

14年的夏天,我接到张叔的电话,张叔是个职业哭丧人,年龄近50,跟我一样为了生计全国各地跑着接活儿。

接通电话张叔问我外公有没有时间,他那边有个活儿需要我外公走一趟。

我问张叔在什么地方,张叔说在河北,当时我外公年龄也大了,我不想让他大老远的奔波就告诉张叔我外公这边暂时走不开,我代他老人家走一趟。

张叔听后沉默了一会说那行吧,我感觉张叔语气有点不对就问他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叔倒没隐瞒,告诉我他那边确实出了点事,还有点棘手,不然不会麻烦我外公。

张叔跟外公他俩相识几十年了,当初就是我外公带他入了哭丧人的门,平日对我外公颇为尊重,这次火急火燎的让我感觉他那边出的事不小。

我跟张叔说我先去看看,如果搞不定再让老爷子过来。

张叔说行,挂掉电话随后就把地址发了过来。我不敢耽搁,因为这种事越拖越不可控,立即跑到县城去买车票。

到河北已经是第二天了,按照张叔给的地址我找到事主家,是栋别墅四合院,在都是平房的村子鹤立鸡群特别显眼,一看就知道事主家条件非常不错。

到的时候事主家门口已经摆满了花圈,门是开着的,里里外外都是人,我往里面瞅了两眼看到张叔披麻戴孝跪在地上。

我不好直接叫张叔,就在门口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到了,刚挂完电话就看到张叔从里面出来站在门口四处张望,我招了招手喊了句张叔。

张叔朝我走过来,我看他面色有点凝重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这单看场面也不像有事的样子。

张叔说进去再说,然后把我领到四合院里面,找到一个房间让我先把东西放一下,他出去叫事主过来。

很快张叔就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举止得体像是个文化人。

张叔告诉我这是事主,有什么想要了解的直接问他。

我问事主死者跟他什么关系、多大年纪、什么时候走的、因为什么原因走的等等,这些我都要详细的了解过后才能决定丧事该怎么办。

大概半个小时,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事主越说我眉头越皱,怪不得张叔在电话里说难办,果然连我都感觉棘手。

事主说死者是他母亲,昨天早上去世的,生前跟父亲他们老两口就住在这个别墅四合院里面,死于肾脏衰竭。

听到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奇怪的是事主的父亲上个月刚走,同样是肾脏衰竭,也就是说事主父母二人相差不到一个月都死于肾脏衰竭,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这还不算完,事主说他回来奔丧的这两天,发现家里有点怪,鱼缸里养的鱼隔天就会翻肚皮,笼子里的鸟甚至是花花草草都没了生气逐渐莫名其妙死亡。

虽说事主是个文化人不信那些神神鬼鬼,但这几天发生的事也确实匪夷所思了点,再加上村里老辈人对此发表一些玄而又玄的猜测,事主也动摇了心里的无鬼神论,所以就从张叔这边想找个能看事的人过来帮忙瞧瞧。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张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外公,但老爷子年龄大了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我就代走一趟。

要说事主家发生的这事也怪,两位老人相隔不到一个月先后死于肾脏衰竭,你要说这是巧合恐怕真没多少人会信,更何况后面又出现动植物莫名其妙的死亡现象,是个人碰到这事都慌。

其实我心里也没多大把握,但来都来了总不能灰溜溜的回去,所以就让事主去弄条黑狗,特意嘱咐他不要大狗中型的就好,晚上我有用。

另一边我也开始操办老人家的丧事,张叔也忙活起来,现在只等天黑。

天黑之前事主把黑狗带到了,我让他把狗先拴在外面,等吊唁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把狗牵到院子里。

晚上守夜我让张叔看着点院子里的黑狗,虽然是栓起来的,但毕竟挨着灵堂,但谁都保不齐会出现什么意外,万一狗没拴紧跑进灵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安排好我就回房间了,事主给我准备的房间估计很久没人住了,一股潮湿的味道,被子床褥暖半天都不热。

我躺在床上毫无困意,怎么都睡不着,窗外树影重重,月亮就露出来一个角,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直到后半夜,我还没刚有点困意就听到外面一阵犬吠,立马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赶紧披上衣服去到外面。

去到外面我发现守灵的人都围在一起,我问张叔怎么回事,张叔指了指院子里的黑狗示意我过去看看。

等我过去的时候发现黑狗的眼睛变得有些红,身子往前弓把系着它的绳子绷的很直,绳子把它的脖子磨掉一块皮,但它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直狂吠想要挣脱束缚。

张叔问我有没有发觉什么,我点点头说,这黑狗阳性很强,事主之前说房子里的动植物会莫名其妙死亡,我把黑狗系在院子里其实就是为了看看它会不会死,不过现在看来还好,真要是死了那问题可就大了。

但一时间我也想不通问题究竟出在哪,事主父母的死因肯定不是意外那么简单,如果不是意外那难道是这房子的原因?

天亮的时候我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事主家的这个别墅四合院,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有点仿古,但大部分建筑都是现代风格,完全没什么问题。

我又想会不会是当初建房子的时候施工工人动了手脚,要知道有些工匠木匠多多少少会点鲁班术祝由术,要是想害人那真是太容易了,就跟我们这行当一样,随便在你祖坟动点手脚都够你们一家子人受的。

一整个上午我都在这个别墅四合院转来转去,不是上房子就是看梁头,但还是没什么发现,心里不由有些泄气,直到下午的时候我看到事主把狗从院子里的树上解下来才恍然大悟。

张叔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这个别墅四合院说,这四合院应该是个“口”字形,但栓狗的那棵树却在四合院中间,这是个“困”字,别说门道里的人,就是年纪稍微大点的人都知道这样做不妥。

我也是大意了,总把问题想的很深,殊不知就放在面前自己也没能看到。

张叔一听立马顿悟,接着说这树确实有古怪,事主说房子里的动植物会莫名其妙死亡,可这棵树却枝叶茂盛,偏偏还没有人注意到。

我说不是没人注意到,我估计事主也注意到了,但这棵树不小,有碗口粗,事主应该是以为短时间内这棵树不会死,所以就没放在心上,更何况院子里还有其它一些植物还在活着。

而我一开始以为问题出在死者身上,但忘了死者死因也有古怪,现在看来跟这棵树脱不了干系。

张叔接着问我,这事真有那么邪乎?

我点点头说,院子里种树不是不可以,但很少会有人只种一棵,而且还种在正中央的位置。再看这院子的布置,植物很多,盆栽什么的也不少,有点园林的感觉,就是为了不突出中间的这棵树,乍一看只会觉得诗情画意肯本不会注意到中央的这棵树,这布置院子的人倒是有点本事。

后面找到事主把这事跟他说了一遍,事主一直说不可能,还告诉我这院子是他大伯亲手布置的,他大伯没理由害自家人。

我让事主好好想想这棵树是什么时候种下的,事主想了一会说,半年前自己家还只是个四合院,后面贴着四合院建了栋自建别墅房跟四合院连在一起,就是那时候他大伯亲自来布置的,这些盆栽植物什么的都是他大伯从工作的地方运回来的,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张叔倒是一针见血的问事主,你父母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

事主愣了愣,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眼神顿时黯淡了不少随即沉默起来。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事主似乎是自言自语似乎是在问我们。

我问事主,这房子装修得抵不少钱吧?

事主说前前后后花了三十多万,还不算建房子的钱。

我叹了口气,这种事我见过太多,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当你抓到一只螃蟹的时候要把篓子的盖子盖上,不然容易被螃蟹逃脱,但两只螃蟹就不用盖盖子,因为爬在后面的一只螃蟹会死死夹住前面一只螃蟹的腿不让它逃出去,这叫螃蟹文化。

同理,螃蟹也可以比作人,见不得别人好,妒性极强,螃蟹被抓到的时候可不会管前面的螃蟹是不是自己亲人。

话我已经说到这了,至于事主听不听跟我就没关系了。

既然已经找到问题出在哪了,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找人砍树,连根拔起,丧事继续。

后面丧事进行的很顺利,出殡的时候张叔他们那些哭丧人开始哭七关:

一呀吗一炷香啊,香烟升九天,大门挂岁纸(用白纸按亡者岁数撕的纸钱,多少岁撕多少条),二门挂白幡,(妈妈)爹爹归天去,儿女们跪在地上边,跪在地上给爹爹唱段哭七关。

手捧啊一柱香,香烟升九天,大门挂岁纸,二门挂白幡,爹爹归天去呀啊,女儿跪在地上边,儿给妈妈(爹爹)免灾难啊,跪在灵前哭七关。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一七关,头一关关是望乡关啊~,爹爹回头望家园啊~,爹爹躺在棺椁离,女儿我跪在地上边,为了爹爹免去灾难,我给爹爹哭七关。

哭哇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二七关,二七关是鬼门关,二鬼又把路来拦,二鬼来拦路啊~,跟爹爹要买路的钱,儿女们多烧几包纸,爹爹过了二七关。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三七关,第三关是金鸡关,金鸡儿把路来拦,爹爹拿出了五谷粮,撒在了大路旁边,金鸡它吃了个食,爹爹过了金鸡关。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四七关,第四关是饿狗关,饿狗它把路来拦,爹爹拿起打狗棍,快把那恶狗来赶,赶走那恶狗,爹爹过了四七关。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五七关,五七关是阎王关,也是爹爹最难过的关,五七三十五,你老人家正受苦,儿女们扎上五盆花,爹爹过了第五关。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六七关,六七关是衙差关,衙役大棍戳在路边,儿女给你扯块布,搭在了爹爹你的肩,不爹爹呀,爹爹您舍钱别舍布,做件衣服您老让他穿。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七七关,七七关是黄泉关,黄泉路上路漫漫,金童前引路玉女伴身边,爹爹您骑马坐着轿,一路平安到西天,爹爹您骑马坐着轿,一路平安到西天……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