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志(2):黑猫有灵

小猫很是人性化的绝倒,无奈地说:“我不是鬼,我是猫王,只不过……死了!”

  到了很晚,摩天大厦仍然灯火通明,夏沫沫伸了伸懒腰走出办公室。她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尚未走出校园便被这家外企录取,享有优厚的待遇。

  坐上电梯,她习惯地打开手机刷着新闻,经过23层时电梯停了一下,上来一个男人。夏沫沫往边上靠了靠,男人穿得严严实实,头上压了一顶帽子,照不见他的五官。

  男人开口:“借你个火。”

  她的目光完全被新闻吸引,随口应了一声“好”,恍然想起自己不抽烟,哪来的火?

  男人笼罩在阴影下的眼睛,似在凝望夏沫沫:“我也不抽烟,借的是你阳火!”

  “阳火?”夏沫沫心头一跳,这人有病吧?灯光映照,男人帽子遮掩下的五官竟是黑洞洞不见底,仿佛星河中的黑洞,夺魂摄魄,要把周围所有的物质吞噬,不觉令她心神恍惚,隐约中男人伸手抓来。

  痛,她的右肩顷刻间像卸掉一般!她多么希望下一秒晕厥,可惜她的精神如此清晰。

  “啊!”眨眼间她大汗淋漓,整个人仿佛处在炼狱……终于,眼前一黑,她没了意识。

  等她睁开眼,正靠在电梯的角落,电梯往22层下降,刚刚好像发生了什么,偏偏想不起来,摸了摸右肩便没在意。

  繁华的摩天写字楼群的另一面有条小街,这里是人间烟火云集的小吃店,走过路口时一个小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小姐姐,买我的花吧。”酥软甜腻的声音触动了急着回家的夏沫沫,她报以微笑回转过头。

  孤零零的卖花小女孩,约有七八岁年纪,本该精致美好的五官上粘着血和玻璃渣子,左侧的脸颊上的肉已不见了,不断从里面冒出鲜血,隐隐可见白森的骨骼。小女孩手里的花早已凋谢,夜风中无力地摆动,像她失去生机的主人。

  “你!”夏沫沫惶惶后退。

  “小姐姐,求你买我的花吧……”小女孩不甘心,眼里流出了泪,混合着血一起刷下,夏沫沫转身跑了出去,隐隐听见身后幽幽的哭泣。

  仓惶奔跑的过程中,她想起刚刚看过的新闻,昨日夜间一贩花小女孩,不顾红灯横穿路口,被驶来的车子撞倒身死。这么说,她见到的是鬼?怎么可能,世上会有鬼吗,如果没有她看到的又是什么?

  一口气跑了千余米,实在没力气了,她坐在路旁的长椅休息。等等,坐得怎么有点高?屁股底下好像垫了什么,她不信地扭了扭,大惊失色。

  “嗯嗯,好软呀,好舒服!”享受的声音感叹道。长椅上躺着一个邋遢的男人,而她正坐在他的小腿上,对方的脸色是不正常的灰白,有一只只白色的小虫子,在这人嘴中蠕动。她一个激灵,不知哪来的力气,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跑。

  经过路口,老妇正在烧纸,火堆的对面挤了满满的人,他们正在抢着钱和衣裳——老妇烧的正是钱和衣!那些人似乎有所感,齐刷刷瞪了过来,他们面无血色,身上隐有一股黑气游荡,行驶来的车辆撞来,却如穿过空气般没有任何滞涩,他们也毫发无伤。

  “鬼呀!”她尖叫着跑远,烧纸的老妇一抖,左右看了看,尽管没有发现异样,仍觉胆寒。

  跑啊跑,她彻底没了力气,弯着腰在天桥底下呼呼喘气。

  “咦,你的阳火少了一盏……”

  沿路有一处摊位,双目暴凸,舌头伸得老长的中年男人,抚着胡须津津有味地打量着她。

  “鬼呀……”她真的没有力气跑了。

  中年男人上前几步,与夏沫沫保持一定距离:“你的阳火的确少了,右肩那盏,古怪得很,火源也没了……”似乎这鬼有道行,又没有害自己的心思,夏沫沫胆子也大了,问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抚了抚长须,口齿不清地说:“人生来有三盏阳火,防鬼怪霉运侵身,三盏阳火位于头顶、左肩和右肩。人健康时三盏阳火旺盛,相反,生病时便弱,如果重病将死,那么三盏阳火将尽。三盏阳火当中,属头顶的火最重要,其次是肩膀。男女性别不同,男左女右,女人右肩的阳火又是较强的那个。”

  “这么说,我一路见鬼,右肩阳火出了问题?”

  中年男人目光深邃:“一盏阳火灭了,会病一场,气运衰败,可能见到平时肉眼看不见的东西。随着身体的调养,阳火自会重燃,但你不同,右肩阳火的火源竟也没了!”

  “火源?”夏沫沫不解。

  “打个不准确的比喻,火源相当于供火燃烧的木柴,你的木柴被人夺去,火自然烧不起来。接下来,少了阳火的你,各种霉运降临,直到生命终结。改变困境的方法只有一个,找到你的右肩火源,将阳火重新点燃。”

  这么可怕?夏沫沫怀疑地看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一摊手:“别这么看我,一是我死了,贪不了财,没必要骗你。二是夺你阳火的存在不简单,至少我没有见过剥离阳火的手段。”

  她一把抓住了中年男人的手,不管是人是鬼,恳切道:“大师,你想方设法救我一救吧!钱,我可以……”

  “别别!我是真没辙,你没看我的死状吗?上吊自尽!我都被逼到这份上了,有什么能耐救别人?我的时限已经到了,将要去往该去的地方。多保重吧。”中年男人刚说完这话,身旁多了两个人形轮廓的存在,他们俱是黑色,望不穿身体和真容。

  “上路吧。”其中一个人形轮廓的存在说。

  另一个人形轮廓的存在看向夏沫沫,声音带着惊讶:“咦,这手段好像在哪里见过……”

  夏沫沫一喜,这两人不凡,似乎知道什么。

  人形轮廓的存在伸出手来,在她眼前一抹,只觉脑袋一晕,眼前什么也没了。清醒过后,她只记得有个吊死鬼老头说帮不了她,然后没了影子。

  回去的路上她见到了各色的鬼,只能装作看不见,心惊肉跳好不容易熬了过来。洗漱后进到卧室正要躺下,她借着月光,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蜷缩在床单上。

  那东西似乎有所感,刷的抬起头,竟是一双红与黑相间的小眼睛,两双眼睛这么对峙起来。

  “啊!有鬼!”夏沫沫下意识叫道。

  “什么,你能看到本喵?”小东西换了个姿势继续蜷缩,一只黑色的小猫。

  夏沫沫退了几步,脑袋才反应过来:“你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本喵诅咒你全家不是人。”小猫不服地叫着。

  “一只会说人话的猫,你是鬼吗?”夏沫沫不那么怕了,毕竟是只猫。

  小猫很是人性化的绝倒,无奈地说:“我不是鬼,我是猫王,只不过……死了!”

  “啊!”夏沫沫好不容易不怕了,听到死字吓得跳了起来:“你、你居然也是鬼!”

  “好吧。”小猫无力地动动脑袋。

  一人一猫就这么交流起来,当夏沫沫得知它两天两夜没吃东西,被好心人投食,饥不择食吃多撑死,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撑死的,笑死了,世上居然有这么愚笨的猫!”

  小猫发出几声抗议的喵叫。

  她笑得正欢快,口水呛进胃里,咳了大半天。洗手间洗漱时,刚抹了洗手液就停水了。次日,一觉醒来,落枕。地铁好不容易挤进去,中途出了故障……一桩桩,一件件,倒霉的事就这么砸在夏沫沫身上,并且一天胜过一天,她吓得二话不说来找高架桥下的先生们。

  一个先生听了她的经历,双眼直放光:“美女,你是志怪小说看多了吧,这世界上哪有这种事?实话告诉你,我是马克思主义坚定的信仰者,来这儿全是混口饭吃。我建议你去精神科瞧瞧吧,早治疗,还年轻……”

  几经辗转,花了不少钱,终由一个先生牵线,搭上了叶丽隽。

  叶丽隽,竟是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曾几次三番资助夏沫沫所在的孤儿院,那时候她还小,但叶丽隽的容颜印在了她的心中。上次见她,是校友会上的演讲,本想过去找叶丽隽,让人当成粉丝给拦住了。

  十余年过去了,叶丽隽的容颜依旧,高贵冷艳,只有偶尔流露出的笑意惊艳了旁人。

  叶丽隽表示可以帮她一把,但有个考验,正是京南中学的历练。霉运连连,工作上也不断失误,识趣的她主动辞职,然后来到京南中学,开始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

  “听说京南中学的鬼是硬茬子,沫沫,你好勇敢!”前台的小姐姐名叫赵玉芬,,温柔体贴,说话也柔柔的。

  夏沫沫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怕是假的。

  赵玉芬十分八卦:“你知道的,四,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叶先生在的第四组,一般人镇不住,前些年换了好几任组长,个个是硬茬子,结果很快认怂了,只有叶先生稳稳当当坐镇,一点不含糊。叶先生的本事没得说,但性格嘛跟个老女人有一拼……”

  “听说叶先生的祖上是民国时期的贵族,家里很富很富,传到她这里虽然没落了,但比起我们小屁民,强得不是一点半点。你见到她那辆新买的超跑座驾玛莎拉蒂MC20没有……”

  一通涨知识的八卦后,她跟着赵玉芬来到人事部填写入职信息,灵异调查局隶属于特殊部门,吸收人才的方式也不同,京南中学一事就是很好的敲门砖。福利啥的确如叶丽隽所言,让她吃了一惊。

  朝九晚六,法定假日休息,没有任务可以不来坐班,有任务必须随时出动。工资只有可怜的3000元,加班时有少量的绩效提成,真可谓清水衙门。这点钱,她吃喝租房都十分吃力,哭丧着脸敲开了叶丽隽的办公室。

  叶丽隽将一头秀发盘起,临窗办公桌里的她,看上去既精致又干练。

  “欢迎新同事!”叶丽隽从资料堆里抬起头来,一双丹凤美眸动人。

  夏沫沫望着对方的眼睛,如果说叶丽隽长相上的瑕疵,一定是这双眼,美则美矣,似乎少了一点灵动。

  “你发现了吗?”

  夏沫沫赶紧摇头,探究别人隐私总不好。

  “没什么,我是盲人。”叶丽隽淡淡说。

  夏沫沫一惊,她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么一位多姿丽人,居然……

  “习惯了。”叶丽隽顿了顿,“说正事,你说的那只对你有帮助的猫带来了吧?”

  夏沫沫的右肩站着一只小黑猫,这只口吐人言,很有人性的猫,自称大喵,猫界的王。还说她住的卧室是它的地盘,在她的前任的前任的前任的前任的租房时,就睡在这个位置。

  这只笨猫是个喜欢吹牛的主儿,她也没当回事儿,反正一个人孤单,留它在身边好了。说来也怪,出门时只要大喵跟着,她就能如常人一样,再也见不到鬼,同时霉运也会及时止住,她这才相信大喵有本事。

  “喵!这个女人有点怪,看不透……”大喵吐了吐舌头。

  叶丽隽笑了笑,没有多言,转头对夏沫沫说:“这只猫不凡,不是它开口,我察觉不到它。既然它在你身边,能起到临时补充你右肩阳火的作用,就带着它吧。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

  “我明白。”夏沫沫点头。

  “那就好,你也别哭丧着脸了,组织的待遇低是低了点,你要明白六扇门里好修行,在这里我才能护得住你,这不是钱可计量的。”叶丽隽拿起资料晃了晃,“一套地段好,价格便宜的房子,要不要搬来住?”

  “真的?”

  “当然。”

  “好呀!”夏沫沫马上开口,生怕叶丽隽反悔,她接过资料只看了几眼,心中马上泛起了苦水:“叶先生,不带你这么坑人,原来这是一处鬼宅,闹得还很凶,房客换了好几茬,一死两伤三疯……”

  “我在规则里为你谋到的福利,住不住随你,反正你得来这里处理亡去的鬼魂。”叶丽隽一副没商量的样子。

  “那……好吧。”夏沫沫无奈,忽的眼睛一亮:“价格能不能再优惠一点?”

  传闻佛祖割肉喂鹰,夏沫沫觉得伟大的自己以身饲鬼,不,应该说诱鬼。按照她的想法,叶先生直接出马,三下五除二把鬼拿下。叶丽隽表示她身上的气场太强,会把鬼吓跑。

  正好她的房子即将到期,说搬家就搬家,房价上果然优惠。两室一厅,地处北京朝阳三环,距离央视裤衩大厦很近,优质装修,月租仅1000元。

  夏沫沫痛苦并快乐着,她知道这块馅饼并不是那么好接的。

  她住14楼,1401室,搬来好几天了,平安无事,没见到什么鬼怪。黑猫大喵用鼻子嗅了嗅,说这间房很正常,没有丝毫阴气。这下夏沫沫不明白了,难道是叶先生搞错了吗?

  转眼,加入灵异调查局第四组半个月了,这天别的部门人员正好都在,于是大家搞了个晚会,庆祝夏沫沫的加入。饭桌上宾主尽欢,夏沫沫喝了几杯,回到小区一点多了,看着黑漆漆的楼道,她不禁有点瑟缩。

  这座单元楼的电梯很早坏了,维修费用的问题争执不休,久久没能解决,日子一长大家反倒习惯爬楼梯。酒壮怂人胆,沾了酒的夏沫沫爬了几层,胆子也大了起来。京南中学和众鬼打交道,又有什么好怕的?

  就这样,一步步爬到了13楼,楼道的声控灯亮起,照亮了墙壁上的13数字,昏黄的灯光映射下竟有了淡淡血色流转。

  13,在西方认为是不吉祥的数字,哪怕在国内的一些大厦也没有13楼层。据说,与基督教中耶稣和十二门徒最后的晚餐有关,代表着死亡和不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