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报恩给恩人续命

  城东有片大宅子,主人家姓朱。祖上曾经在朝廷里做过大官,告老还乡之后便在这城中安置下了这份家业。朱家的后人虽然从此后再没有一个入朝为官的,但是凭着踏实肯干,家道倒也没有衰落下去。等到了现在这辈当家的朱员外手中,朱家的产业已然十分兴旺:房不下百间、田不下百倾,这还不算,城中半条街的铺子背后都有着朱家的影子。


水鬼报恩给恩人续命
 

  人们常说为富不仁,不过在朱家这里却成了意外。朱家自从祖上扎根在此开始就乐善好施,邻里乡亲的谁家有个大事小情总少不了朱家人帮着忙里忙外的张罗,缺人出人、缺钱出钱、缺力出力,就这么的百十年下来,朱家的家业是越来越大,名声也是越来越高。

 

  不过最近朱员外却有些高兴不起来。原来,半个月前他在街上遇到了一名游方的道士,两人擦肩而过时,那道人突然拉住了朱员外的袍袖,没头没脑的说了两句谶语:“富贵终有头,世人莫强求。”朱员外虽然没有考取功名,但也是饱读诗书,立刻就听出了这两句话有些不对,连忙拉住道士想要问个究竟。那道士也未推脱,当街就对朱员外说起了缘由。

 

  原来,朱家本没有这百十年的富贵之运,但是当初朱家祖上入朝为官时心系天下、一生清廉,这才换来了子孙后代两代三十六年的荣华富贵。本来到了朱员外祖父那一代就要家道凋落,由于朱家世代为人心善,这才又为自己多得了几十年的运势。不过天道轮回,朱家的运势如今已经延续了四代八十一年,暗合九九之数,今后几年恐怕家业就要败了。

 

  朱员外虽然心地善良,但终究是个俗世之人。家大业大之际,施舍出去再多的金银也不心疼,但如果真的落魄了,心里难免失望至极。于是就向那道士许以千金,想要求一个破解的法子,谁知那道士连连摇头,接连道了几句“莫强求”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朱员外知道自己遇到了高人,本想先留住道士再做打算,可谁知一愣神的功夫,那老道便消失不见。

 

  回到家中之后,朱员外日夜不思茶饭,眼见着消瘦了下去。家里人不知道事情的原委,都以为他是偶然受了风寒,可是请遍了方圆几十里的郎中,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朱员外自己也是每日唉声叹气,后来干脆把心一横: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事已至此,倒不如安下心来,荣华富贵终不过是身外之物,那普通人家虽然过得清贫,不也是照样妻贤子孝,其乐融融吗?这么一想,朱员外反倒心情豁朗,身子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

 

  这一日是农历十月十五,下元节。按照惯例,朱家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准备好斋饭素食,用木桶装好推到街边路口施粥祈福。朱员外虽然心里有事,但规矩却没变。早早就吩咐下人把一切准备妥当,自己更是沐浴更衣,亲自来到街边,一边为乡亲们盛粥,一边和相熟的邻里们唠唠家常。

 

  农历十月,虽然还没到寒冬,但是天气已经寒意渐浓了。眼看着领粥的百姓越来越少,整整两大桶的白粥和几百个馒头也要发完了,朱员外的身上也渐渐起了寒意,就吩咐着下人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府。无意中一瞥,在街角的路边发现了一个乞丐:衣衫褴褛早就不能遮体了,一身的污秽纵然是在这初冬的日子里也散发着阵阵酸臭。再看脸上,头发胡子乱成一团,面目漆黑、双眼紧闭、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了。

 

  朱员外赶紧让人又盛了一碗热粥,端到那乞丐面前,轻轻唤了几声没有丝毫反应。在一探鼻息:出气多,进气少!这人恐怕早就饥寒过度,如果不加以施救,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见此情景,朱员外不敢再多耽搁,赶紧让人把乞丐搭到车上,一路小跑的赶回了自己家中。到家之后,让人煮了姜汤,小口的灌入乞丐口中。过了好一会儿,那乞丐才幽幽转醒过来。醒是醒了,身子骨却虚弱得很。朱员外见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边安慰那乞丐不要多说话,等身子骨硬朗了再做打算,一边嘱咐家里人要好生照顾。

 

  就这样,那乞丐直到第四天才能下地走动,在朱家人的带领下拜见了朱员外。一见面那人跪在地上给朱员外磕了三个响头,接着就把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原来这人姓宋名浦,本是湘人,家住安化府,几年前出来闯荡,凭着一把力气和吃苦耐劳倒也攒下了一些银两。今年夏天本想着赶回老家,跟家人中秋团聚,没想到刚过黄河就遇到了一伙强盗,身上的银两被抢个精光不说,还差点丢了性命。这才一路要饭来到了这里。当天早上听说有人施粥,本想讨口饭吃,没想到眼见到了粥车旁边却因为饥寒交迫昏了过去,多亏了朱员外把他带回家中好生照料,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朱员外听了事情的原委唏嘘不已。本来以为自己就要家财散尽已经够不幸的了,没想到这世上比自己不幸的人比比皆是。想到这,朱员外就对宋浦说:“既然如此,你不如就在我这里住下吧,我这家中正好也缺个平日里跑腿打杂的伙计,看你生性善良,又在外面闯荡了多年,见过大世面,正是合适的人选。”

 

  那宋浦一听,又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说:“员外的好意小人领了,如今员外救了我一条命,本当舍身相报,只不过离家的日子太久了,家中的爹娘和妻儿恐怕已经十分挂念了,等我回家,伺候爹娘百年之后一定带着妻儿回来,到时也不用员外照应,我就在这城内住下,到时再报答员外的大恩大德。”话已至此,朱员外也不便强留,等宋浦有调养了几天,便取了几两银子送他返乡了。

 

  半年后,朱员外不小心患上了风寒,从此一病不起,眼见着就要驾鹤西行了。家里人每日里愁眉不展,只当是朱员外大限已到,悄悄地为他准备起了后事。不过朱员外自己心里清楚:看来当初那道士一语成谶,如今恐怕是应验了,不久的将来自己终归要一命呜呼,这朱家的家业怕也是保不住了。

 

  又过了几日,朱员外的身子早就弱的不像样子,只等那最后一口气咽下。家里人团团围在身边,妇人们早就已经呜咽不止了。这天夜里,朱员外趁着最后一口气把家人都叫到了身边,眼中满是不舍,但却拗不过这天意,只等时辰一到便撒手人寰。

 

  突然,有人听到外面一阵OO@@的响声传来,由远及近,先是在大门外渐渐地就到了屋门外。这深更半夜的,家里的下人们早就睡下了,难道是家里来了贼人不成?想到这里,朱家的年轻后生们不禁怒上心头:朱家在这城中百年,好事做尽,如今老员外命在旦夕,居然还有人想要趁火打劫!

 

  几个胆大的后生,立即在房中寻了趁手的家伙,猛地推开房门想要与那贼人拼命。谁知开门一看,门口跪着个黑乎乎的影子,影子下方还有一滩水迹。仿佛这影子刚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不等众人说话,那影子先开了口:我是湘人,安化府宋浦!

 

  宋浦的事大家都知道,都以为是宋浦为了履行诺言,回家安顿好家人后又回来投奔朱员外的。于是赶紧想要把他扶起来,谁知这一扶却抓了个空,手从宋浦的身上径直穿了过去!众人大惊,正在不知所措之际,那宋浦又说了一句:我现在是鬼身,我已经死了!

 

  大家这下都吓的不轻,鬼神之说大家都听过,可如今突然让自己碰到了,一下子都不知如何是好。愣了一下,就有人破口大骂,说宋浦这个这死鬼,当初员外待你不薄,不仅救了你一条性命,还给你回家的盘缠,让你回家尽孝!没想到,如今变成恶鬼,竟然还回来勾员外的性命!还有人偷偷的退到后面,准备要去拿盆狗血,让这忘恩负义的恶鬼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大家的喊叫,那化作鬼魂的宋浦“忽”地一下站了起来,急忙退后了几步,众人这才看清他的面目:整个脑袋肿的像个大葫芦,七窍里不停的往外流着污水。脸上一片惨白,像在水中泡了几日的白面馒头,只要稍稍一动就有吓人的肉渣掉下来。看到这里,朱家人谁也不敢动了,呆呆地站在那里。

 

  宋浦一看到大家的神情,知道自己的样子吓着了大家,立刻低下了头,讷讷的跟众人解释起来:原来,在回家的途中,宋浦不慎跌落江中,变成了水鬼。多亏生前没做亏心事,这才得以顺利的进入轮回。谁知,前日偶然听到阴差说起员外的名讳,仔细一听原来是员外阳寿已尽,就要丧命了。于是就在阴间用自己下一世的轮回悄悄换了个续命的办法,今天特地来给员外报恩的。

 

  听了宋浦的解释,大家将信将疑,最后将心一横:反正眼看着员外也要死了,不如就让宋浦试试,能够让朱员外起死回生当然更好,即便最后没有成功,那也是朱员外命里注定该有一劫。

 

  看到大家同意了,宋浦急忙吩咐大家找来一些稻草,按照朱员外的身材扎了个稻草人。又找来朱员外的衣服,给稻草人穿好,最后又扎破员外的中指,挤了几滴血滴在写好的生辰八字上。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便安排众人熄掉蜡烛偷偷藏好。

 

  过了不多时间,房间里突然变得阴冷起来,紧接着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便出现在朱员外床前,仔细的对着床上的稻草人打量了一番,拿起手中的锁链拘起了稻草人,一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藏在周围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这样一直躲到的东方露白、雄鸡报晓。此时的朱员外呼吸匀畅,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看到这里,大家才放下心来,都暗暗感激宋浦:看来是他的办法起了效果,成功地骗走了黑白无常,为朱员外续了阳寿。再回头寻找宋浦时,早已经不见了他的影子,只留下地下一滩还未干的水迹。

 

  过些时日,周围的乡亲看到朱员外大病痊愈,都前来恭喜。还有人向朱员外打听是哪个郎中医术这样了得,简直就是起死回生的手段哪!只不过朱家的人对宋浦的事全部都闭嘴不提,只是在心里暗暗感慨:善恶有报,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谁能想到当初朱员外的一个无心善举,到最后竟然救了自己一命呢!

 

  那朱员外经过这件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乐善好施的做法,变卖大部分的家财都分给了附近的贫苦百姓,一直活到九十九岁,最后无疾而终。至于宋浦,朱家后人虽然谁也没有再次提起过,但是依照朱员外生前的意思,在自己的牌位旁替宋浦也立了一个牌位,让后人每日香火供奉,也算朱家还了他这个救命之恩的天大人情。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